NIGHTJAR

你选择了逃避,转身去了甘美的天国,代价是无痛的爱。

[局路]人潮

*三次设定
*是路人直播逛bw的脑洞x
*路人大概是在第一次中场休息的时候过来的
*勿上升真人
*cp滤镜八百米
*巨ooc

“这里是哪个舞台?”
刚刚表演完简单整理了一下的路人就出来逛bw了,不得不说来这里的人实在多得夸张,嘈杂的噪声夹杂着台上人自话筒里传出的带着笑意的语句沸沸扬扬接连钻进快要炸开来的脑子里,执意要让人不得安宁。
“是游戏舞台吧?”在路人身后的小岛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样说。
路人愣了一下,有一瞬间的呆滞。随即微不可查地笑出声,笑声轻巧地,很快融于这人潮蜂拥。
游戏舞台啊……那个家伙应该就在这里。
这样想着的路人抬眼扫了台上一眼,很快就发现了痒局长的存在。
局长脸上妆很浓,眼睛微眯着,似乎很认真地在看着什么。他紧盯着屏幕,显示屏上的光线投射在了那人微眯起的眼睛里。
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呢。
……也是啊,什么叫以前,听起来好像很久远的样子,其实也不过半年而已吧?怎么会有多大变化呢?
不过半年吗……?
路人这样想着,身边骤然响起一阵尖叫。
他微微有点懵地抬头,正好对上局长的目光。
路人脑子里嗡的一声,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局长的眼神很温柔,他直直看向这个方向,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个微笑。
路人知道局长发现了自己,呼吸猛的一滞,心脏突然怦怦的跳了起来。
当真是意味不明呢,以如今两人理应保持的距离。
他现在……过得好吗?
路人的脑子烧糊了一样冒出一个奇奇怪怪的问题。他盯着局长看了一会,突然发觉了什么。
他发觉那微笑透露出的远远不止是简单的快乐与满足,以及……一点疲惫和抱歉的意味。
无论多少时间不见,他们都有一眼在人潮里面看见对方的能力。
但是如今他们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们都清楚,那名为“隔阂”。
路人沉默地对上局长的目光,挥挥手示意了一下——不仅仅是对局长的回应,还有招呼飞机,小暗和小岛他们几个一起出去的意思。
然后他逃也似地飞奔出了游戏舞台。
于他背后,局长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局长不禁烦恼地扶了扶额。
真是……怅然若失呢。
跑出场地的路人终于停了下来,重重地喘着气。
工作室里的那几人跟了上来,却是和路人隔着几步不敢上前。
他们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是属于曾经的繁华,只存在于过去的盛世。
但是如今,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路人斜斜瞥了几人一眼,示意他们自己活动,他觉得需要一个人静一会。
……无论热情消退了多久,他还是放不下那些时光。
隐隐约约地,传声器里传出带着笑意的狮子的声音:“我觉得局长肯定能吃鸡……”模糊而不真切,飘飘悠悠,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似的,令人烦躁。
路人终于不堪重负般地跌坐在地上,突然回想起以前的种种。
那是终究要归于茫茫人潮的虚幻一梦。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站了起来,才发觉游戏舞台已经散场了,所有人从场地里推推攘攘走了出来。
没来由的,路人鬼使神差般逆着人流走去,很快便回到了游戏舞台。
人潮渐渐散尽,偌大的场地里人们走走停停竟然只留下了路人一人。在巨大的舞台前,路人的身影显得出奇的孤单。就像落幕的盛会,灯红酒绿终究要融入那冷血麻木而又冰冷无情的社会里。
这么说的话终究还是只剩下了我一人啊。
路人看着空荡荡的舞台,很突兀地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他站在场地的中央,眼角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热流滑下。
啧,真没用啊,还是哭了呢。
路人缓缓闭上了眼,突然感觉一双手自背后环了上来,轻轻拭去他的眼泪。
多少日月的默契让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但是此刻他近乎迷茫的睁开眼,却又紧紧闭上了。蝴蝶翅翼一般的睫毛搔刮着局长的手心,在无人的场地里听的格外清晰。
“局长。”
路人小心翼翼地念出了他的名字,仿佛怕那人下一秒就会消失在自己眼前一般。
局长修长的手似乎是因为碰触键盘的频率增加了而长了一层薄茧,光是这点就让路人平添了一股陌生又心疼的意味。
“我在。”他听到局长这样伏在他耳边呢喃。卷卷的头发垂下来,不经意般蹭着他的皮肤,微微有些痒,但也意外地让他安心。
两人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仿佛下一秒彼此就会消失于人潮之中。



















狮子:暗中观察
白鼠:鬼知道没来bw的我究竟错过了什么?

评论(11)

热度(66)